3222为了X

【All兴/黑兴白兴调换】偏心率 01-11

马,过几天看

Mr纸一张:

正常世界&平行魔法世界,黑兴和白兴对调了。




内容增补+章节顺序调整后的合集




雷萌自辩的预警:
All兴倾向,包括Lay兴,目前章节涉及勋兴/灿兴/咸蛋/开兴/辰兴/卡蛋/兔line
平行世界的黑茶蛋算是全员黑化,包括黑兴可能会显得有心机;超能力+魔力设定,黑兴需要靠津♂液和身体接♂触的方式补♂魔
主世界的金茶蛋算是现背
提及前队友,无CP






01




金钟仁今早如常,起得很晚。


他慢腾腾地挪进客厅,挤进沙发的空位里,戴好隐形眼镜,朝着天花板眨了眨眼适应了一下,才扫了一圈客厅。


这才发现成员超过大半都已经起床了,还都聚在客厅。


他想起来刚刚的牛奶搁在后面的桌子上忘记拿了。他腿还没好,爬上爬下的有点麻烦,便想让离得近的朴灿烈帮他顺手递过来。


然而他叫了朴灿烈两声,对方都没反应,不知道在神游什么。


金钟仁转而碰碰坐在旁边的边伯贤,想让他传递一下,谁知边伯贤也是一副从沉思里惊醒的样子。


最终金钟仁还是在边伯贤的大嗓门下顺利召唤了朴灿烈拿到那瓶来之不易的牛奶,但他边喝边觉察出些奇怪的氛围。


这群哥,今天怎么这么安静?一个个各怀心事,心不在焉。


他正想出声,正对面的都暻秀突然开口了。


“艺兴,今天有点不对劲。”


话一落音,金钟仁仿佛听到了空气里离散的注意力瞬间高度集中的特效音。


在场的所有人都望向都暻秀,接着开始陆续赞同。


“为什么这么说?”


金钟仁早上还没和张艺兴碰过头,好奇自己错过了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边伯贤起头,“我说头痛,他就抱了我一下。”


他说得意犹未尽,果然顿了顿,又继续:


“就是感觉,好像有哪里……”


“怪怪的?”斜对面的金珉锡提示。


“怪怪的。”


“怎么个怪法?”


“他抱了我大概有半分钟,”边伯贤回味着,“紧紧地。”


“……”


“感觉头痛都好了。”边伯贤心满意足地说。


“他亲了我的眼睛。”


所有目光齐刷刷射向紧接着开口的金钟大。


“我刚刷完牙出来,让他帮我看看是不是麦粒肿又起来了。”


金钟大还原着事情经过。


“他看了一眼,然后就亲了。”


“亲了……”


“为什么要亲?!”金钟仁表示疑惑。


“所以说怪怪的……”


金俊勉凑近金钟大看了看那只被张艺兴亲过的眼睛:“哪里有什么麦粒肿。”


“早上确实有点疼的。”金钟大真诚地说。


“我,”朴灿烈突然挤出了一个字,屋子里的目光又高度集中地锁定他。


“早上切牛油果割到手,正在找创口贴的时候……”


“他帮你舔掉了。”


目击证人都暻秀冷漠地提炼出关键。


“舔……掉了……?”


金俊勉突然听不懂韩语似地重复了一遍。


“含着他的手指。”都暻秀目光犀利地注视着朴灿烈展示出来的那根指头。


谁倒吸了一口冷气。


“别冲我竖中指。”朴灿烈对面的金钟大表示不满。


“你受伤,他含着你的中指,舔。”边伯贤眼神恍惚地概括。


画面怎么感觉有点色//情。


金钟仁喝着奶,联想后心想。气氛有点诡异,他不敢说出口。


“为毛啊??!!”边伯贤质问的不知是朴灿烈还是苍天大地。


“对啊,为啥啊……”朴灿烈一手扶着脸,有点害羞,“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不是。”


“肯定是逗你玩的。”


“你别想太多。”


朴灿烈接受打击,不甘心地看着自己摊开的手,摸着那道已经愈合的浅浅痕迹,自得其乐地说了句“好得真快”。


廊下突然传来了轻缓的脚步声。


客厅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几秒钟后,张艺兴迎着若干束灼灼的目光走进了客厅。


懵着眼,有点没精神,短刘海软软散散地搭着,没察觉落在身上的骇人视线,边晃悠悠地走边往上扯着滑下肩膀的领口。


好像事后……


金钟仁脑海里自动弹出了评论。


我靠,我在想什么,金钟仁喝了口奶压压惊,都怪刚才他们不明觉黄的描述。


不过锁骨上那几片红红的是什么……?最近有蚊子吗?


张艺兴在沙发边停下来,视线轻飘飘地扫视了一圈,朝最近的朴灿烈径直走过去。


朴灿烈咽了咽口水,眼圆圆地看着张艺兴向他走近,又在听到新来的一串脚步声后停了下来。


吴世勋作为最后一个出现在客厅的人,睡眼惺忪地站在走廊边上打了个呵欠。


没有奇怪的痕迹,金钟仁竟然先观察了一下他肩颈,睡衣领口也是松松的,但露出来的部分干干净净。


张艺兴像是因为他的出现突然改变了主意,调转脚步,向吴世勋走了过去。


剩下七个人视线不约而同地随着他移动,等着他的下一步行动。


于是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普通早晨,除当事人以外的 EXO所有现役成员,亲眼见证了张艺兴慢慢走到正要打招呼的吴世勋身前,踮起脚尖,双手勾住这个年纪最小的弟弟的脖子,贴身上去,娴熟地索得了一个缠绵的吻。


“……………………!!!!!”谁又倒吸了一口冷气。


“哈?????????????”


“我次、”


“咦——————??!?!?!!”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噗————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等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张艺兴被身后爆发出来乱成一团的大呼小叫吓了一跳,松开吴世勋的嘴唇朝他们望过去,表情狐疑。


什么眼神啊我的哥!该感到奇怪的是我们吧!!


金钟仁内心呐喊,而且他百分之百确定,他俩分开时,隐隐可见张艺兴撤回的舌尖不舍地舔了对方的上唇。


吴世勋还不自觉地往前跟了一下,然后才清醒过来,少女力十足地抬手捂住了嘴,脸上的表情很难说是惊讶还是惊喜。


“什么情况!!!!!!!”


“吴世勋!!!”


“艺兴哥你喝醉了吗?!?!”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


“哥哥我坚决不同意!!!”


“弟弟我坚决不同意!!!”


“爸爸我也坚决不同意!!!”


“奇怪……”张艺兴被他们吼得皱了眉,却没有答话,反而垂着眼,若有所思地舔了舔唇。


随后他抬起头再次扫视了一圈在座的所有人,又看着吴世勋,往后退了一步。


“……你不是SEHUN。”


张艺兴戒备地说。




02




“所以,”张艺兴在脑海里慢慢梳理了一番,总结说,“你们都不是超能力者?”


如果这栋9人宿舍的一楼客厅会说人话,它一定会把在刚刚过去的一个小时所经历的场面概括为前所未有的混乱大危机。


一群20出头的大男孩七嘴八舌地大声质问唯一的外国伙伴和年纪最小的弟弟,在张艺兴发话后又变成一脸戒备加八脸懵逼,牛头不对马嘴地说了半天,才算是勉强说到了一起。


虽然现下还是一脸疑虑加八脸懵逼的状态。


“这个世界没有超能力,也没有魔物?”


“至少没有LAY哥说的,大大小小各种形态,会到处杀人的魔物。”


“至于超能力……”


“一定要说有的话,”金钟大和几位成员交换了个眼神,“就是出道teaser之类的宣传片里加了特效的羞耻play吧……操控闪电什么的。”


说完不堪回首地扶额。


“在我的世界,CHEN的能力确实是电哦,”张艺兴说,“不只是雷电,一切形式的电都可以操控。”


“那我的能力该不会是光吧?”边伯贤前倾着身体询问张艺兴,果然得到对方肯定的颔首。


“光有什么用?种豌豆射手吗?”


“对付惧光的魔物时很好用,大面积打击又不怕误伤。”张艺兴中肯地评价着,“而且不只是可见光,其他波段的光BAEKHYUN也能用。”


边伯贤听到最后很是帅气地甩了甩头发。


“SUHO是控制液态物质,XIUMIN是物体和空间冻结,DO是能量场,就是力,配合你们自然系的时候非常可怕。”


“KAI是瞬移穿梭,作用对象不仅是自己;CHANYEOL是火,”张艺兴打了个响指,一瞬间大家都产生了朴灿烈指尖燃起火焰的联想,“SEHUN是风。”


“一模一样。”都暻秀都露出了感叹和惊讶的神色。


“那艺兴哥——LAY哥你,就是治愈对吧?”


张艺兴慢慢地点头。


“你们——他们如果受伤,由我负责恢复。”


“所以刚刚你亲我,”金钟大了然又失望地说,“我的眼睛就好了,就是用了治愈的能力?”


“还有我的头痛……”


“我的伤口……”


“别冲我竖中指。”金钟大再次提醒朴灿烈。


张艺兴点点头,成功地扑灭了对面三把希望的火苗。


“那,那那我,”吴世勋还没有从砰砰心动的状态里恢复过来,“我什么事都没有,为什么哥要……要吻我。”


最小的弟弟面对诸位哥哥有力的注视,也丝毫没有退缩。


“因为要补充魔力。”张艺兴坦荡平静地看着吴世勋说。


“补充魔力?!”


“我使用能力会消耗体内的魔力,因为离我的魔力本源——就是家乡——太远了,没办法靠自体恢复,所以每次耗损都需要从战友为我补充。”


“等等等等,就是说,补充魔力的方式,是接吻!?”


“接吻……”张艺兴因为这个着重的字眼而表情复杂了起来,但转瞬又恢复了淡然的神色,点了点头。


懵逼的八张俊脸纷纷发出了意味不明的惊叹。


“可是有一点很奇怪……”张艺兴略作思考,又望向吴世勋,这弟弟嘴边盈着笑却不大好意思跟他对视,“如果你们都不是超能力者,为什么刚刚……我感觉,补充了一点点?”


“真的?!”


“嗯……太微弱了,我也不确定是不是错觉。”


明明是没有比较正常,可被这么随口一说,吴世勋倒感觉像被小看了一样,有些不服气地抿了抿嘴。


“说不定是姿势不对,”他严肃地说,“哥,我觉得再测试一下比较好。”


“我建议换个人试试。”边伯贤同样一脸不真实的诚恳。


张艺兴想了想,忽然站起来,一手撑着玻璃桌面探身向前,另一手抓住朴灿烈的下巴,在任何人反应过来之前吻了上去。


“也是一样啊……”张艺兴无视了周围又咋呼起来的吵闹,任由金俊勉把他牢牢按回沙发上乖乖坐好。


“等下!我出的主意,为什么是他啊!”边伯贤不甘地晃着张艺兴的手。


“嗯?”张艺兴被他摇得回过神,看了一眼朴灿烈,对方正被都暻秀夺命十字锁夹住脖子,还颇怀期待地盯着张艺兴。


“因为口涎补魔这块,和我最匹配的是CHANYEOL啊。”


朴灿烈遭到了目光的洗礼。


“这么说,还有其他……补魔方式?”


张艺兴点点头,“只要能进入体内通过粘膜吸收,一切体液都可以成为魔力补充的载体。但眼泪、汗液之类的含量太少,唾液里多些,而且方便。虽说浓度最高,最高效的还是血液和精//液。”


整间房子瞬间安静了下来。


“那就是说……”


一阵让人错觉能听见眨眼声的沉寂过去后,朴灿烈弱着低沉的嗓音开了口,问出了所有人此刻脑里翻滚着的共同疑问:


“可以通过……那、那啥……来补魔……?”


“?”


张艺兴好像一时没明白他的语焉不详,忠实详尽地向他们解释着:“血的话,除非是已经受伤出血了,不然一般不会用,而且我也不是很喜欢血的味道。所以最高效常用的还是性//交补魔。”


“……”


“……”


“……”


“……”


“……”


“……”


“……”


“……”


面对这怒放的沉默,张艺兴歪了歪头表示疑惑:“我没有解释清楚吗?就是体内//射——”


“…………!!!”倒吸冷气第三击。


“噗——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呛奶2Hit.


“我次奥、”


“啊啊啊啊啊啊别说——”


“可可可可可可以了我们明白了!!!”


……


看着这张脸一脸无辜稀松平常地说出这种直截了当又超现实得让人浮想联翩的话,有点太刺激了。


“我想大家都听懂了,但是还有一个问题。”


金珉锡不愧为在场威望和外形最呈反比的男人之一,表情纯洁地揪出了此刻其他人最关心又卡壳读不出来的重要问题:


“这种形式的补魔,一般谁帮你?”


“通常都是、唔……”张艺兴低下头,又抬脸看着边伯贤。


“果然是我?!”


“不是……你掐得我有点疼。”张艺兴晃了晃被边伯贤不自觉紧紧抓在手里的手腕。


“……”


首先出局的边伯贤委屈地松开了张艺兴。


金钟仁和朴灿烈给了边伯贤一个安慰的眼神,又赶紧看向张艺兴催促他继续。


“通常都是SEHUN。”张艺兴大方地公布了答案。


一直偷偷把手搂在张艺兴后腰上的吴世勋终于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把下巴搁在张艺兴肩膀上,紧紧圈住他腰,给哥哥们抛了个得意的眼神。张艺兴任由他搂着,脸上却略显惊讶和畏怯。


“……因为是忙内?”


“最年轻也是原因。但主要因为他和我匹配效率最高,所以组织安排他负担我的日常补魔。”张艺兴声音里隐约带了些说不清楚的失落情绪。


“怎么还是包办婚姻。”金钟大仿佛在嫌弃封建残余。


“我也和他差不了几个月啊。”金钟仁瘪着嘴无精打采地说。


“KAI……”张艺兴远远看了金钟仁一眼,又移开视线,低下头看着透明的桌面,“有时候也会帮我。”


金钟仁手一抖,差点把仅存的那一点牛奶泼沙发上。


“SEHUN受伤,或者……不在的时候,其他战友也会帮我。”张艺兴声音愈发暗淡下去,垂着眼帘,“毕竟让SEHUN一个人承担……太不公平了。”


“LAY哥为什么这么难过?”吴世勋把默默疏离他的张艺兴揽近,“我,如果是我,肯定不会觉得这是负担。”


张艺兴抬头,难以置信地望着吴世勋。


“我还以为……两个世界的你们,是一样的。”他声线有丝不易察觉的颤抖,“太不同了。”


“不同?”


“如果是SEHUN……他不可能对我说这种话。”


“他……他们对你不好吗?”


金俊勉从刚才就发觉张艺兴表情中的苦涩。


张艺兴立即摇头,蹙着眉:“不是不好,只是……”


他停下来,不知是找不到合适的措辞,还是无从说起,陷入了沉默。


“那你为什么会来这里?”朴灿烈生性自带暖场技能,又问了个挺重要的问题。


“我不知道。”张艺兴咬了咬下唇。


“那艺兴,这边的艺兴,是不是被换到你们那边去了?”


最开始搞清楚眼前的LAY并不是他们熟知的张艺兴时,朴灿烈和边伯贤已经满屋子找过了,确实没有另一个张艺兴的踪影。


眼前的张艺兴还是摇摇头。


“如果是置换了……”他的眉心蹙起,眼神担心又愧疚。


“那你们的张艺兴,恐怕处境很危险。”






(防屏❤蔽,全文请走微博or图片03-04,04-05,06,07,08,09,10,11



评论

热度(619)